斯坦福最新研究:创新对经济的“破坏性”增长力高达 6.5%!

创新,是以新思维、新发明和新描述

为特征的概念化过程。

它有三层含义:

更新☛创造新事物☛改变

Plug and Play素以开放式创新著称

讲这么多创新,它究竟好在哪里?

我们继续��

如果你和我处在同一个年代,那你一定记得它:

它拍的照片,颜色仿佛自动加了滤镜。

存留的底片里,藏了不少那个时代的风尚......

你一定记得这家感光界的霸主公司——柯达。柯达成立于1888年,胶卷时代曾占据全球2/3的市场份额,巅峰时期全球雇员超过14万人,拥有一万多项专利。去洗照片聊个家常!柯达曾是那个年代的据点。

但后来的故事,你们都知道了:索尼、佳能等数码相机率领的数码时代到来,柯达的市场份额一路被挤压,从此一蹶不振,终于在2013年申请破产保护。100多年的企业,说倒下就倒下。而我们那个年代的胶卷,也退出了历史舞台。时代留下的,仅是带有少女心的拍立得和文青把玩的个把胶卷相机。

抛却情怀不说,胶卷时代和柯达公司确凿已经彻底被淘汰了。而站在另一端的数码相机,通过破坏原有产业创造出了一个全新的局面。

《斯坦福商业刊报》在柯达宣布破产保护的四年后,发表了文章《What Tech Disruption Means to the Economy》,详细解释了这背后的逻辑 ——“创造性破坏”,告诉你创新到底好在哪。

#

“创造性破坏”

上个世纪,著名的奥地利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使 “创造性破坏”(creative destruction)理论成为了真理。

“创造性破坏” 简单来说就是在“破碎”中“重建”:企业家的创新是经济增长的驱动力,创新能够从内部不停地破坏旧有的市场均衡,同时不断地创造新的秩序和结构。这一动态竞争的过程强迫旧模式出局、改变,并从更新换代中带来经济增长。

然而,什么样的科技创新算是突破?对整个经济体都有益处吗?大部分经济学家都相信科技创新在创造了赢家与输家的同时,对整个经济体来说利大于弊。但是,在实践中很难去定义一个特定公司内部的创造发展速度与其未来增长趋势之间的关联。

#

创新>>行业扩张

斯坦福大学的最新研究为以上问题提供了具体的回答。该研究由斯坦福大学商学院教授Amit Seru领导,研究同事包括麻省理工大学的Leonid Kogan,西北大学的Dimitris Papanikolaou和印第安纳大学的Noah Stoffman。

他们针对1926年与2011年之间各种公司申请的几百万个专利分析评估,通过一种新方法来衡量专利和创新对经济增长的影响。

“如果创新只是像麦当劳超过了汉堡王,我们根本就不会关心,”Seru说。“但是我们的研究证明了一些更重要的事正在发生着。当企业创新的时候,整个行业(收益)都被扩张了,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整个经济体在增长。”

研究表明,科技创新的速度确实是竞争对手之间拉开距离的因素,并且这个因素也许比人们之前想象的更具有影响力。与此同时,研究也发现,上个世纪20年代、60年代和90年代等科技高速发展的时期,其实带领人类进入了一个更加高产与富裕的年代。

#

创新>>更快的企业增速

过去,大部分对专利和创新的研究都是基于其显而易见的数据,比如统计此专利被引用的次数。然而,这种统计方法非常狭隘,因为一些专利虽然具有可观的科学价值,但是其经济价值不值一提。比如 IBM 曾经申请过一个专利,这个专利可以让飞机上的乘客预约使用洗手间的时间,避免了飞机上人排队上厕所的问题。这个专利背后的系统后来被很多专利引用,但是 IBM 并没有把它投入商业使用,所以虽然它具有很高的科学意义,它带来的经济意义微乎其微。

斯坦福教授 Seru 和他的同事们另辟蹊径,观察了1926年与2011年之间将近180万个上市公司专利的发行对这些公司股票价格的影响。在通过统计技术过滤掉股价的随机波动和市场噪音后,他们发现了授权专利的新闻在发布过后一到两天内会对一个公司的股价造成积极影响(可衡量/measurable)。

接着,这些研究者们试图找到公司取得重大科技突破专利的速度对其有什么样的影响。不出所料,他们发现了这一进程与公司的未来发展与竞争优势之间存在着很强的相关性。更加具体地来讲,Seru说,创新能力前10%的公司在其未来五年都会有增长,并且增长率比创新水平一般的公司高出1%到3%!考虑到10%对大部分公司而言就是一个飞快的年增长率了,这额外高出的1% - 3% 可谓是一个强有力的优势。

相比之下,一些在其领域创新落后的公司在接下去的五年就会面对增长率的下降,最高也不过2.5%。

#

创新>>经济体全面增长

这些结果与之前只考虑专利科技方面影响的研究结果相似,但是新的研究成果为创新型企业可能带来的“创造性破坏”提供了更多的证据。换言之,创新型企业更有可能在行业内 “破坏” 原有的局面。

是的,好好做生意虽然可以存活,但要真遇到那么几个“破坏性创新”的企业,就真不好说了。

更大的问题来了,多数创新型企业之所以成为赢家,是因为他们打败了竞争对手,让竞争对手的员工直接下岗。所以创新是否只是一个将小部分人的快乐建立在大多数人痛苦之上的游戏?创新到底有没有让整个经济体的规模实现增长,为我们带来一块更大的饼?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Seru和他的同事们用他们研究中的数据做了一个总体的“创新指数”,然后观察这个指数与整体经济增长及生产力提升的关系。再一次,研究结果证明了“创造性破坏”对整体经济的积极意义。

数据表明,当行业中出现 “创造性破坏” 的企业时,经济体的增长比以往会高出 0.6% ~ 6.5%。这也就意味着具有 “创造性破坏” 并不是破坏,而是 “破坏性增长”!

研究者们把这个结果应用到了被广泛使用的模型中,模拟观察经济体的运作。通过使用最简单常用的经济模型,研究者得出了模拟结果,“一次创新浪潮会带动至少4.5%的整体经济增长”。

往往我们说企业要创新,仿佛已经成为了老生常谈。斯坦福商学院的这一研究用数据正式证明:创新的力量不仅可以驱动企业、行业,甚至是整个经济体。Seru说:“我们的工作展示了奥地利经济学家 Schumpeter 的‘创造性破坏理论’是完全正确的。”

△ 斯坦福大学商学院教授 Amit Seru

X

扫码关注 Plug and Play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