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创新来讲,寻找合作伙伴与制造产品同等重要

’’

你是否曾停下来思考过,想要创造一种切实可行又安全的自动驾驶汽车所涉及的复杂概念?

本身就是一项极其艰巨的任务,尤其是对于一个初出茅庐的创新开拓者来讲更为艰辛。你除了需要沉下心研发外,还要与坐拥雄厚资本的强大对手同场竞技,并且这些对手大都有着上百年的市场经验。

所以,创新无论是对于汽车工业、医药产业、服务行业还是其他领域,这都是一项挑战。在这期间,单打独斗是根本行不通的。要想真正打破束缚,新手和老手必须携手并进,相互发挥优势。简单讲,初创公司和行业领导者能够携手合作才是必不可少的秘密武器。

这个时代充满着不可思议的创新时刻。

对于以前来讲,要想改造复杂且已存在的产业几乎是不可能的。而现在,物理世界中诸多新型传感器制造出的云计算手段、新型分析工具以及数据流却使之成为可能。它们把在以前看来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现如今成为了真正的可能。

然而,如今创新的要求和30年前截然不同。

技术驱动的分裂模式带来的计算机、网络及手机应用程序已经远远不能满足我们的需求。改造古老产业需要的不仅仅是新技术,更重要的是对法规、检验规程和传统有形资产的深入研究。

即使在技术健全的情况下,陈旧方法的不足之处在初创企业出现的错误中越发显而易见。

DNA基因鉴定公司23andMe 由于与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沟通脱节导致暂时禁止向公众提供个人基因检测服务。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花了两年多时间筛查23andMe 这一产品种可能携带的10种疾病。最终,23andMe获得了首个直接面向消费者的测试许可批准。

A123系统公司立志成为成功的清洁能源公司,并在2009年的首次公开募股中获得傲人成绩。该公司开发的锂离子电池有助于使汽车制造商认识到其对混合动力汽车的价值。

尽管它降低了美国锂电池产量并改变了当地工程与测试的重点,但由于该初创公司无法达到现存电池制造商的生产规模,严重的生产缺陷迫使该公司在2012年5500万美元召回问题产品,随即公司也在当年破产。A123公司破产后由一家专注于蓬勃发展国内市场的公司收购,并于近期宣布将会关闭其密歇根工厂。

即使像特斯拉这样的创新先驱类公司,也经历过艰难的创新过程。公司再造汽车意味着非核心部分的大规模投资。

虽然特斯拉在自动化技术领域获得的技术突破而备受赞誉,但其在内部完工与装饰水平方面,因并未达到奢华标准和消费者期待水准,同样也面临诸多问题。所以该特斯拉最近聘请了沃尔沃汽车公司内部高层来提高其竞争力。

事实证明,行业领导者的创新状况也不乐观。“传统经济”的高层必然意识到自身的脆弱。因为他们见证了Uber对出租车行业的冲击,Airbnb对酒店行业的冲击以及自动化资产管理金融服务业的影响。他们并没有固步自封。相反,仅在2016年,风险投资公司在全球范围内投资了约250亿美元助力1350个创业投资(不包括直接战略性投资)。美国创投研究机构CB Insights称,2012年复合增长率为25%。不幸的是,这些投资未必能产生丰厚收益。

现如今大多企业风投都是零散又临时的。

我们经常看到大范围的主动行动和独立投资,有时甚至是竞争性的。众所周知,初创公司和企业领导人的试点项目进展缓慢,以至于耗尽了他们原本计划的公司资源。我们猜测,当大多数CEO发现他们投资在不协调的外部创新项目上的数亿甚至是数十亿美元收效甚微时,一定会感到震惊。

我们相信一定存在更好的方法帮助创新达到显著效果,而且并不是短期或者按季度来的那种。我们通过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大企业、创业者和风险投资机构的合作发现,携手并进胜过于收购以及白手起家。

当然,不只是单纯的金钱交换或传统意义的股权投资,更重要的是思想和方式的交流、实现不同目标的愿望。要革新旧工业,大小公司都必须克服竞争的焦虑,拥抱自己的优势和劣势。这样的合作可以有多种形式:初创公司注入技术专长,风险投资机构带来资金和吸收人才的能力。这些都是最新、最独特的伙伴关系模式,它可以形成资产、快速测试和拓展的能力以及对监管环境的深刻理解。

我们经常听到这些问题并且已经举办了超过65场“C型雇员”训练营,带领世界级大型企业来到硅谷见证大小公司如何携手合作快速引领市场并塑造新一代产业领导者。

如何达到目的呢?

首先,初创企业必须改变心态。

在硅谷十分推崇的不惜一切代价迅速成长、快速行动的心理,在医疗或自动化产业是致命的。这其实意味着你要明智地认识到自己的核心优势。你不可能事事都做到最好,要学会利用公司以外的智慧和经验获得成长,而不是只想着单枪匹马做事情。

对企业巨头来讲,公司风投战略眼光起着决定性因素。它不仅意味着创新,更意味着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创新本身是有风险且不可预知的,但企业应想方法提高胜算。例如重新定义整个过程:明确的策略、专业的团队、不同伙伴关系模式的组合、衡量新技术和商业模式在核心业务中的能力。

组合方法也可以采取多种模式。

对于每个增长优先事项以及业务模式的中断,大型企业应当考虑通过多种媒介在不同领域投资初创公司:如股权投资、许可证、联盟和收购等方式。

在这种新模式中,风投不仅为了资助现有公司,更是为了孵化现有的初创企业。风投机构成为了连接新技术和人才重要桥梁的建设者、现任行业领导者的首席执行官。

我们正在见证着汽车代工生产的早期可能性提示。以福特最近在Argo的投资为例,初创企业基本上可以独立运营并可以批准其自驾软件和传感器套件。去年,福特与百度公司一起投资威力登的激光雷达技术,提供资金和福特测试轨道,为这一关键汽车自驾技术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加拿大丰业银行也是这种新模式的引领者。它采用投资组合方法进行创新,并在大数据、人工智能以及新商业模式方面多次下赌注,其新数字工厂旨在进行核心业务上的创新。

像安德森·霍洛维茨和科斯拉风险投资公司等主要风险投资机构正致力于帮助初创企业和有创新精神的大企业相连接。马克·安德森长期以来一直呼吁加强合作,现在已经有少部分人正帮助初创企业与公司产生合作。

这些创新者开辟了一条前进的道路,

但他们仍然是稀有物种。

为了抓住这一良机,我们必须达到大规模的普遍合作。之前的创新模式已经离我们的需求相距甚远,相反,整个系统必须协同合作。能够意识到这一点的明智公司、创始人以及投资者都面临着绝佳机会来创造历史,而不是冒着风险成为历史的一个注脚。

X

扫码关注 Plug and Play

X